决战中国摔角界

中国职业摔角的崛起

五月的一天晚上,空气沉闷的令人窒息,70多个粉丝齐聚在重新改造的同志夜店里,大喊着,“You SUCK, you SUCK!” MKW(摔角王国)世界冠军Dalton Bragg在摔角场内徘徊着,透过他那黑眼圈,注视着那些用英语朝着他谩骂的中国人。他的胸前溅满了鲜血,气还没等喘匀,在几步之外,他就被大块头Big Sam拖起空中,摔倒在地。

“摔角是现代的莎士比亚”,Nikk Mitchell大吼着,他的声音穿过人群的叫喊声,穿过零零星星碰撞的身体。MKW为今晚的比赛选了四位摔角手。Nikk 是MKW的合伙管理人,他刚刚和裁判吵了一架,然后坐回到位子上。“现在的剧院都太骄傲自大了”,他大声喊道,“以前,这只不过是缺乏教养的地方而已。人们会朝着演员扔水果。世界上现在没有太多艺术形式像摔角比赛这样,观众的参与非常重要。就因为这,摔角才显得特殊。”

mk2-2073mk2-2086Dalton Bragg将Sam拷在台柱上,全面压制了自拍王的进攻,在一场三重威胁赛中保住了自己的MKW世界冠军。图片来自:Eric Garrison

努力去做,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在这里阐明一下,Mitchell所说的摔角其实是一种有故事情节,按照剧本编排的娱乐性艺术形式,它将竞技与表演结合起来,但是不知情的人往往会用“虚假”这样的字眼来嘲笑他们。这种体育娱乐的艺术形式20世纪中期缘起于美国,之后,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日本首当其冲,只不过日本更偏向于体育竞技的形式。新加坡、韩国、台湾以及香港都自称各自的摔角联赛很受大众欢迎也很纯正。

相比之下,中国则是一个沉睡的巨人,直到2004年摔角才露出端倪,当时,广东摔角手,人称“The Slam”,前往韩国磨练技能。回到东莞后,他搭建了移动性的职业摔角场地,训练了一批中国人才,之后这些人便成了中国摔角娱乐的一部分。这样的流动性舞台成为了CWE(中国摔角娱乐联盟)半常规赛现场表演的场地,也是在线电视节目的拍摄场地。

mk2-2050自拍王对Big Sam使出了攻击波。图片来自:Eric Garrison

接下来具有里程碑式时间是2013年10月,CNWWE(世界摔角娱乐联盟中国)邀请The Slam和国内外顶级摔角手齐聚重庆,计划上演四场现场比赛,并且向他们许诺,比赛投资很大,前景一片大好。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名叫Paul Wang,他不仅是一名超级摔角迷,而且还在美国生活过,梦想着建立中国的摔角联赛,与美国的WWE相媲美。但是Paul Wang最终把事情搞砸了(后续的推广也落空了),联赛还未开始就已化为泡影,摔角手不得不自己掏钱买机票返程回家。

在经历了多次错误的开始和零零散散的比赛后,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终于看到了情况的好转。2015年初,The Slam接到一通电话,在华美国人Adrian Gomez想要开展中国职业摔角推广活动,希望和他探讨合作。之前几个月,Gomez一直在联络中国的摔角群体,已经有一些摔角手愿意参与进来,所以MKW已打好基础。2015年7月,MKW首秀在东莞上演, 2015年冬,又有来自美国、英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摔角手齐聚一堂,一场更大型的比赛拉开了帷幕。

与此同时,中国最大摔角网站“摔角网”(ShuaiJiao.com)的创始人费五星也在筹划着建立中摔联盟。中摔联盟的海报宣传由高原出演,他和The Slam已分道扬镳,经历过重庆摔角赛事情之后,这位前摔角手现在和费五星团队展开了合作。近期上海的摔角比赛请来了MKW和CWE的摔角手,CWF也借此机会上演了首秀。

  mk2-3017mk2-3019 mk2-3022 mk2-3046上海CWF宣传活动中,日本摔跤手绘美樱与理绘的摔角比赛。图片来自:Eric Garrison

有中国特色的摔角

虽然,斥资6.5亿美元打造的WWE庞大项目在网上有大量的观看人群,但是实况比赛Smackdown至今只在中国举办过三次,主要是由于定期在现场举办比赛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令人生畏。

也正是WWE对中国的淡漠态度,使得国内的人有了觊觎的机会,打造了很有吸引力的线上线下内容。中国的观众都习惯了在线上看专业摔角比赛,如何吸引他们来看现场的肉搏成了最大的挑战。“(中国粉丝)知道会有现场比赛,但是还没真的参与进来”,MKW的Dalton Bragg如是说。

1524820748Big Sam与Royal Stu。Stu是wrestlezon.com的Royal Ramble专栏作家,同时也是Sam在上海CWF的经纪人。图片来自:Big Sam

Gomez指出,关键在于要创造一些粉丝可以感觉到与自身相关的人物,“只是模仿WWE的话,中国观众不会买账,这样的宣传不会成功……MKW想要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专业摔角比赛。”他解释说,“中国有56个民族,各有各的偶像……光这些就可以创作出很好的一台戏了……我看了《跑男》、《爸爸去哪儿》这些节目,这些元素都可以融入到专业摔角比赛中,吸引大量观众。”

Gomez并不担心会有竞争 – 毕竟,很多摔角手都同时参加很多节目 – 但是,他强调MKW所采用的这种以角色为主导的方法,正是他们的与众不同之处,“(CWF)真的非常喜欢日本风格……更像是一种传统的体育运动。但(我们)更注重讲故事。”

1572963715@chatroom_1463374904719_10MKW的自拍王与Nikk Mitchell(任事股东)俯视位于上海体育馆一家夜店的比赛场地。图片来自:Nikk Mitchell

摔角界的姚明

国内摔角比赛要想吸引中国观众的眼球,就必须得有超级明星。为了找到“摔角界的姚明”,日本IGF联盟于2013年在上海开展了柔道比赛,宣称,他们已经找到了未来的偶像王彬 – 一位来自安徽的20岁的体育教练。然而,中国的致命缺陷在于稀缺性:缺少摔角手(全国范围内可能只有20个),缺乏专业的训练设施,也缺少世界级的教练。正因如此,王彬被送到日本去训练,一如10年前The Slam前往韩国一样。Bragg解释说,“如果摔角手一周训练三次,一个月比赛一次,要比一年不参加何训练,一年就出场两次,要好上100倍。训练和比赛会拓展技能。参加比赛的话,摔角手就会真正去经历,而不是单纯的打三个动作而已。”

顾名思义,明星离了粉丝群体也就不能称之为明星了。而问题在于,在中国还没有哪一个比赛建立起了所需的粉丝基础。Bragg说,“想要保持地位,关键就是要让大家看到你。有的公司制作了这样的节目,在这六个月之内,我们可以看到摔角手的面孔。但是却留不住粉丝。这样肯定就不会成功。”

1572963715@chatroom_1463374633312_40左起:自拍王,Royal Stu,绘美樱,Dalton Bragg,理绘,Nikk Mitchell。图片来自:Nikk Mitchell

定期做这样的节目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一方面投资风险和金融风险很大,此外,Gomez解释说,“很难向老一代人解释这样的商业模式。找到合适的场地很难,因为场地老板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比赛。”尽管如此,在深圳CWF和内蒙古MKW相继举办摔角节目之后,发展势头很可能还会继续保持。

现在这些节目制作人还有很漫长且艰巨的路要走。他们与前人之间真正的差别在于,似乎他们对这种艺术形式充满了真正的热情。“比赛越多,我就会越来越爱上摔角,”MKW的Nikk Mitchell说道,“既然现在要努力打造出最好的摔角节目,我就要找到核心要素,让摔角成为广受大众欢迎又令人兴奋的节目。”

wrestlers3中国摔角界:9位来自中国职业联赛的著名选手

屁哥在戛纳

Cannes_CH

Cannes2

圂剧场隆重推出: 《地球之盐》

放映时间:2016年5月24日周二
9点入场|9点半放映
茂名北路65号(威海路/延安路)
当晚提供特价饮品包括啤酒,葡萄酒,和鸡尾酒
免费放映日爆米花
35个限定座位,先到先得

 

 最近40年,摄影师Sebastião Salgado以不断变化的人道主义游走于各个大陆。他见证了一些当代的主要事件;国际冲突、饥荒和迁离。

 他现在开始致力于探索动植物的原始地域、以及壮观的风景,作为一个大型摄影项目一部分,来赞美星球的美丽。

 Sebastião Salgado’s的人生和作品由陪同他最后一次旅行的儿子Juliano,以及同样是摄影师的Wim Wenders所呈现。

英伦来袭

2012年,由徐峥导演的电影《泰囧》的上映开启了中国电影产业的爆炸式增长的新时代。而今年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成为有史以来国产电影票房总收入最高的电影,也是首部票房突破30亿元(合5亿多美元)大关的国产电影。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总值达到68亿美元,比去年增长了48.7%。到2017年,中国的荧屏总数计划由原来的32000块增加到53000块,也就意味着电影票房还将持续上涨。

Po-01《美人鱼》与《泰囧》海报

各大中国公司纷纷调动资源,着手打造内容,以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除了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等国有机构不断扩大电影制力度之外,阿里、腾讯等行业巨头也开始建立影视公司,在制作方面砸下重金。当然,最引人瞩目的当属万达投资49亿美元正在建设的青岛东方影都。

MMetro万达青岛东方影都

从这些热卖的影片中,不难看出中国观众对视觉特效大片如饥似渴。为了争取票房大卖,电影制作方越来越追求高品质的计算机生成技术,不论这些技术人员来自于世界哪个角落,都会收到追崇。

作为全球特效行业实力最强的国家之一,英国也在寻求如何抓住中国的机遇,大赚一笔。自80年代末,英国政府就开始实行税收减免政策,鼓励各大工作室把制作放在英国,来促进行业的发展。伦敦的后期制作公司差不多都集中在Soho那一小块地方,他们为包括好莱坞和本土市场在内的大制作提供特效服务。

War and Peace_Napoleon_after_BBBlueBolt特效《战争与和平》

英国也开始探索与中国内容创造者之间的潜在合作。在近期的一次活动中,有政府背景的英国电影委员会携手英中贸易协会和英国贸易投资署,引荐了三家顶尖的英国特效公司前来北京参加英中特效论坛,论坛上,来自与Framestore,BlueBolt和Union三家公司的创始人与多家中国最有实力电影公司同台进行汇报和探讨。

BlueBolt《权力的游戏》特效详解

诚然,中英在电影方面的合作目前看来还比较有限,但是英国特效公司在其他领域已经跟中国有所合作。MPC,Framestore和Double Negative三家特效公司并称英国“三大巨头”,其中,MPC已于2015年在上海开设了全球第十家分公司,进军中国蓬勃发展的电视广告市场。此外,中国数十家在建主题公园也需要大量的媒体宣传吸引游客。万达在全国各地建造的主题公园请来了Framestore与他们合作。

War and Peace_army marching_before_BBWar and Peace_army marching_after_BBBlueBolt《战争与和平》特效前后效果

报价往往都是这种潜在合作关系能否达成的关键因素。伦敦特效公司由于具备世界顶级的人才,加上伦敦昂贵的租金,收费往往很高,一般都超出了大多数中国公司的预算。

文化和商业实践上的根本差异往往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在中国,制作周期甚至要比西方还紧张,而且投资人也缺乏耐心,急着要看影片完成制作发行、回本,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实。而语言不通和两地八小时的时差又让日常制作变得更加复杂。

Framestore《银河护卫队》特效详解

与西方特效公司打过交道,经验十足又有卓越技能的制片人因此尤为重要,但是,这种中欧合作的商业模式还是比较新颖的,所以这样的人才供不应求。“管理与国际特效公司的合作的担子就落在了制作公司头上。而电影制作方和工作室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生活在北京的特效制片人兼视效总监 John Dietz如是说,他所创立的BangBang中国公司的业务是为本土电影制作提供特效和技术管理。他说,“中国人一般会觉得你已经雇来了特效公司,他们自己会知道怎么去做,但是正是这样的误解,最后导致双方都觉得这样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Hg019065HmasterCompv119qcc0330Framestore特效《阿凡达》

这样的问题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中国的制片人需要时间积累经验,而英国公司则必须要更开明更灵活,要懂得如何跟中国公司一起谈项目。中国电影公司不会再继续“得过且过”,他们会把做出世界级特效作为首要目标,并且会预留相应的预算。

或许英国公司可以选择在中国设立工作室,不过,要想专注在中国工作,他们需要大量的时间投入和资金投入。如果只是在中国设立一个门面,把真正的工作放在世界各地其他地方来做的话,事实证明,这样的战略是有缺陷的,过去的四年中,好几家这样在中国运作的外国后期制作公司,最后都关门大吉了。

Union VFX《巴士底日》特效详解

在英中特效论坛上,金海岸影业的导演兼制片人刘晓光直言不讳地评价道,“中国跟其他地方非常不同。虽然我们是都是在做CG,用的软件也都一样,但(英国)跟我们共同点也就这么一点。他也提醒那些想要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国外工作室“起码前五年,要做好遭罪的准备。”

bastille_157_050_beforebastille_157_050_afterUnion VFX《巴士底日》特效前后效果

与之相反,John Dietz很乐观。现在他正和一家英国制作公司合作他的下一部电影,他预测事情会朝着积极的方向转变。“中英之间的合作会越来越多;不断积累经验——要一步一步走,”他说道,“双方都要承受一些成长带来的痛苦。做一部特效片工作量很大,也需要应对文化、业务、语言、经验各个方面的差异。制片方要明白这一点。遇到难题,双方都不要想着怎么去为自己辩护,不要去互相指责,要去解决难题。如果真有做好的心,总会做好的。”

独特的纪念日

今年春天,假日酒店与奥美上海再次携手导演J&J为我们带来了“尽享欢乐在此刻”宣传活动的第二章——纪念日。在广告中我们跟随着两位年轻的职场夫妇走入他们的日常生活。像全球各地的许多夫妻一样,他们由于频繁的出差和加班使得他们聚少离多。

制作人员名单:

  • 客户:IHG假日酒店
  • 广告公司:上海奥美
  • 执行创意总监:Darren Crawforth
  • 导演:J+J
  • 制片公司:P.I.G.中国
  • 制片人:Melissa Lee
  • 后期制作:MPC上海
  • 作曲:Albert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