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导 Kim Gehrig 不断地突破创艺高潮

在6月29日上映的最新影片,《大餐》,PIG China与Somesuch、导演金戈瑞(Kim Gerig)和可口可乐合作,带给大家一部经典又温馨的家庭影片。

该影片里所有的上海部分是由PIG与导演Kim Gehrig,通过远程拍摄技术,在上海及其周边完成的(点击了解更多关于PIG远程拍摄)。

全片位于文章底部

自疫情爆发以来,可口可乐的第一部新片围绕家庭和食物。

在Anomaly为可乐策划的最新全球宣传活动“一起吃得更好”(Together Tastes Better)中,这部名为“大餐”的发布片传达了可乐对这一共享体验的乐观态度,庆祝我们一起吃饭和围坐在餐桌旁的时光带来的光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开始重新认识到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并带着这种感激一起前进。

《大餐》是在全球正为疫情而隔离期间远程拍摄完成的。它展示了来自奥兰多、上海、里斯本、基辅、伦敦、孟买和墨西哥城的13个真实家庭、夫妇和室友。影片中的人们积极的准备各自文化的经典菜系,分享和珍惜一个经常被忽视的团聚时刻。

该广告片于2020年6月29日在美国上映,并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在德国、西班牙、摩洛哥、法国、印度及数多亚洲国家发布。

影片由Somesuch的金哲理(Kim Gehrig)指导;中方制片:PIG China。

可口可乐《大餐》

‘The Great Meal’ directed by Kim Gehirg for Coca-Cola

泳池无记事,回顾PIG上海奇聚

LV靠边儿站,你大出风头的时光已经毫无疑问地结束了!上海已把那只超大号的充气龙锁在记忆走廊底部的扫帚橱里,注定将成为网红妹妹和弟弟们一段尴尬的记忆。

从周六晚上海滩数一数二的大酒鬼们和蹦迪高手的朋友圈来看,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表明,8月8日,小镇的风光是属于PIGman。

以下一起带大家回忆下昨晚最壮观的、最辉煌的时刻,PIG举办的泳池烧烤:2020上海奇聚——没戛纳,没问题!

活动相册

我们计划在秋季举办更多的活动,敬请关注。其间,保持健康,努力工作!

屁哥:任航

Ren

中国艺术家任航于2017年2月24日自杀,时年29岁

SK-II最新短片庆祝国际妇女节 #改写命运

SK-II’s first film “Leftover Women” by PIG director Floyd Russ

护肤品宝贝SK-II继续支持中国的单身女性,通过其 《#改写命运》(#changedestiny) 计划,SK-II推出了一部探索传统家庭对婚姻期望的全新纪录片。

全片:链接

SK-II 短片 ” 来半路见我 ” 由 PIG 导演 Floyd Russ 完成

这部短纪录片《来半路见我》讲述了:三位聪明的中国单身女士在多年的婚姻压力和恐惧下,逃避跟家人一起过年,但最后终于向父母敞开心扉的故事。

SK-II希望能够鼓励关于婚姻期望的公开对话,并成为世界各地女性对自己生活选择更加自信的一种动力来源。

来半路见我》是Forsman & Bodenfors公司的创意,由弗洛伊德·罗斯导演 (Floyd Russ),Tool of North America制作。纪录片的全程拍摄是由P.I.G. CHINA在中国不同地区完成的。

SK-II’s first film “Leftover Women” by PIG director Floyd Russ

中国动画淘金热

中国动画电影票房虽然大有潜力,但是却没有哪个动画公司力压群雄首屈一指。正因如此,业内各大公司已经纷纷涉足动画电影,趁机一展身手。

2015年,《西游记:大圣归来》打破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大获成功,票房高达9.56亿人民币(1.39亿美元),这让很多人看到了动画电影的巨大潜力,跃跃欲试。

40150de413911ab十月动画工作室制作《西游记:大圣归来》

另一方面,梦工厂等动画公司很早就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早在2012年,梦工厂携手三家中国投资者,注资3.5亿美元(24亿人民币)打造了东方梦工厂,落户中国,这样就可以省去外国电影进驻中国的繁琐程序。

中国政府大力推动动画产业发展,给予补贴和奖励机制,大力推动中国创意产业的发展,推动中国的软实力,以期最终在世界舞台大放异彩。政府积极促进国际合作,鼓励国内外联手打造电影,新西兰和英国多家公司都纷纷与中国公司展开合作。

Oriental DreamWorks东方梦工厂

与此同时,中国也逐渐开始转型,不甘只做外包公司,而是致力于打造原创内容。很多服务型公司都着手打造原创内容,其中就包括中国顶尖的特效公司Base FX和经验丰富的CG工作室原力,两家公司都曾参与过多部知名动画电影。

一些知名电影公司也纷纷涉足动画电影,2015年10月,光线传媒成立“Color Room”,专注动画和真人电影,投资孵化IP,管控制作。此外,华谊兄弟也成立点睛动画影业,每年要打造四部动画电影。

1东方梦工厂与梦工厂联合制作的首部作品:《功夫熊猫3》

不少公司也都跨界纷纷打入动画领域。互联网巨头腾讯成立了腾讯影业,现已开发制作了21个影视项目。2015年,广东玩具服装剧透奥飞宣布,以9亿人民币(1.41亿美元)收购原创动漫网络平台“有妖气漫画网”,致力于把网站IP打造成电影。

一路荆棘

诚然,中国是动画产业发展的沃土,但是却面临这诸多不确定性。现如今票房补贴远不及2015年,电影销量增长远不如预期那么迅猛,票房也不像之前很多人预测的那样,将在2017年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票房基地。而且竞争异常激烈,国产电影你追我赶,同时还要面临来势汹汹的外国电影 – 中国每年都有一定的国外电影份额。

1-20日本动画:《你的名字》

现在,中国还没有哪个人尽皆知的动画电影公司,也没有家喻户晓的动画导演,众所周知的动画形象也是少之又少。大多数情况下,中国公司都是要从头打造动画IP,不断摸索,或者购买图书、游戏、玩具版权,再进一步打造成有吸引力的动画。但是,优秀的动画编剧并不多见,大多数有才的编剧都去写电影了,这是因为电影相对更有市场潜力。

另外,观众的品味也是日新月异,难以揣摩。如果还是认为中国观众没有品位,只愿意看中国神话故事和特效,那就大错特错了。观众和影评人对二流故事总会嗤之以鼻,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近日发表文章抨击了“恶意满满、不可靠负责”的影评人。

p2217523557有妖气制作《十万个冷笑话》

最近涌现了一系列成功的电影,如《大鱼海棠》、《十万个冷笑话》、日本独立动画《你的名字》,我们希望动画创作者能因此受到鼓舞。

正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很多本土动画公司的目标都不仅仅是国内观众。不论是不是首部动画电影,很多公司都表示他们最终的目标是要面向全球市场。

彼岸天文化制作《大鱼海棠》

点睛动画CEO Joe Aguilar表示,中国动画公司要想取得成功,有两点关键因素。首先是中国的“丰富内容”,“中国文化在世界各地更受欢迎,所以中国可以无限打造原创内容,”他说。话虽如此,但是动画电影也好,真人电影也罢,没有任何一部中国电影打入欧美主流市场。原因可能在于东西方讲故事技巧上的根本差异。很多动画公司高管都指出,中国的故事结构太散,西方观众看不懂。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内容进入人们的视野,希望观众的品味可能也会因此改变,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发生。另外,Aguilar提出另外一点在于,电影需要“注重国际化的表现手法,要让全球观众都能接受” – 正因如此,几乎所有想要打入国际市场的动画公司都会在洛杉矶设立内容开发部门,或者是高管都要有过好莱坞工作经验。

动画电影首秀集锦

今年,好几家新涉足动画电影产业的公司都将迎来首部电影。

原力发行的首部动画电影《Duck Duck Goose》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原力在好莱坞和中国都有着几十年的丰富经验,似乎已经万事俱备,动画电影处女秀势必真材实料。

MV5BOTU4ODYxMjItNWNhZS00ZDIzLWFjMWUtMzQ3MjU1ODY1MDEzXkEyXkFqcGdeQXVyMjExMzEyNTM@._V1_原力动画制作《Duck Duck Goose》

Then there is Light Chaser Animation, the Beijing studio founded by Tudou founder and billionaire, Gary Wang. Wang raised eyebrows by assuming writing and directing duties for the studio’s debut feature in 2015, despite having never previously written or directed an animated film. He reprises the role for this year’s follow up, “Tea Pets”.

此外,北京追光动画也值得一提,这家公司是由土豆网创始人亿万富翁王微所创立的。2015年,毫无动画导演和编剧经验的王微亲自操刀追光动画首部动画电影,担任编剧和导演,不免让人大吃一惊。这部电影的角色也将继续延续,今年打造成《阿唐小来的奇幻之旅》。

追光动画制作《阿唐小来的奇幻之旅》

广州易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将发行首部原创动画电影《美食大冒险》,该片的原型是系列动画《包强》,这部3D立体动画讲述的是食物大冒险,由易动与21世纪福克斯强强联手共同打造。在今年所要发行的原创IP电影中,只有《美食大冒险》有一定的粉丝基础。

易动文化制作《美食大冒险》

青岛泽灵文化传媒致力于打造创意内容,创作动画、真人电影视剧、游戏、纸媒IP,今年也将发行首部动画电影《Watch The Skies》。这部片子的制作采用了西方工作室的模式,即自己创作经营IP,制作外包给本地公司。

中国动画电影的蓬勃发展会让我们看到更加逼真的角色表演和制作水准。中国观众不会容忍次品,最关键的还是在于故事方面。能否满足观众的品味尚不可知,所以各个公司的首部动画可能都会谨慎起见。我们是不是会看到有着中国元素的好莱坞电影 – 就如同《功夫熊猫》系列一样,抑或旗帜鲜明的中国旋律会大放异彩?就如同田晓鹏执导《大圣归来》,还有梁旋、张春执导《大鱼海棠》一样,动画导演能否有有足够的时间和信任去实现他们的远大志向呢?今年,想必我们就会找到答案了。

微笑行动公益广告,感人至深

P.I.G. CHINA携手法国制作公司QUAD和北京杰尔思行广告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打造了一支暖心广告。微笑行动专门为患有唇腭裂及其他头面部畸形的贫困家庭儿童提供免费医疗的非盈利性慈善机构。影片演绎的是一个上海的小女孩在雾霾天面戴口罩,充满喜悦的画面。直到最后谜底才揭晓:她之所以喜欢戴口罩是为了掩藏她的唇腭裂伤疤。小女孩滴流圆的大眼睛可爱极了,让我们看到似乎中国对唇腭裂儿童的歧视有所弱化,然而现实生活并非如此。

全片:链接

该片由Henry Mason担纲导演以及Rain Li担任摄影导演,在上海及其周边取景,在两天内拍摄完成。调色和特效由FIN Design and Effects完成,背景舒缓的钢琴曲则由Green United Music (GUM)所创作。微笑行动希望这部制作精美的短片能唤醒人们的意识,停止对唇腭裂儿童的歧视。

2017年中国VR产业立足几何?

中国VR产业频频登上头条,惹人关注,彭博社预估到2020年中国VR产业将达到85亿美元,这一数字广泛被人引用,而另一方面,中国也是首个把VR当做赚钱之道的国家。一些调查显示,中国消费者愿意每月掏出15美元观看好的内容。可问题在于现在好的内容相当缺乏,但这也恰恰是商机所在。

Kevin Geiger来到中国想要助力内容发展。他之前在迪士尼做CG,2008年来到北京参与项目制作和教学,后又担任迪士尼中国副总裁兼创意总监。一年多前,他创立了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iAVRrc),该中心背后的力量是著名学府北京电影学院,该中心专门打造VR和AR内容。除此之外,他还成立了魔力饺子 – 一家从事内容制作的公司,他也是LinkedIn的活跃用户,还在AWN(世界动漫网)写博文,也有自己的网络期刊,这个来自俄亥俄州的美国人,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动画和VR领域卓有力量的西方声音。

2016年底,Geiger跟我们一起分享了他对中国VR行业发展的看法。

image1

PIG:就传统媒体来说,中国一般都比其他国家要落后,但似乎说道VR,情况就不同了,你怎么看?

Kevin Geiger:在很多VR领域,中国都很超前。就发展势头来看,中国可谓当仁不让。再看现在软硬件的开发规模,中国也是首屈一指。但是,说道中国开发的软硬件水平,我觉得并不能说最好。中国也是紧紧追赶,但是照其他地方还是落后一步。中国的VR体验馆要比美国多多了。虽然好坏难说,但是确实无处不在。而且就VR内容开发来说,中国没有像其他地方一样有那么多人在做,水平上也比不了。西方的VR内容创业公司都在招募皮克斯、索尼、迪士尼、梦工厂的人才,但是中国没有这样的深度,而且内容投资已经很疲软,大家都想先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不会自己先一头扎进去。坦白讲中国也有很多局限,VR游戏内容的开发,也有一些法律法规限制,审批就要等上一到四个月。但想一下,一个创业公司等着游戏上线回本,根本就等不起。而且内容本身也要经过千锤百炼。政府审查让整个创意开发和制作的整体生态都不寒而栗,不仅仅是服务方面或者整个行业,最终整个文化环境都受到影响。

image2iAVRrc项目Story Forest

PIG:为什么内容投资要比硬件投资少呢?

KG:投资者都知道内容很重要。但是有这个心却没这个胆,都想保险起见,投资软硬件要比投资IP内容有把握多了 – 但是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投了钱没有收益,大可以卖掉软硬件,起码还可以收回一些成本,但是如果是IP的话就不行了。昨天我参加了一个活动,投资者都说对内容投资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不再做内容投资,主要投资硬件,然后希望内容开发可以使用我们的硬件。”听到有人这么直白地把这话说出来,我还真有点吃惊,当然这可能是因为我本是是做内容的缘故。我觉得这就像一种回归分析法,但我尊重别人的看法。

image3iAVRrc项目Hutong Hunt

PIG:你觉得这个人的说法是中国VR产业普遍的态度吗?

KG:但愿不是。一般投资者都是先觉得自己对什么都很了解,后来又觉得对什么都不够了解,先是很大胆,慢慢又想规避风险。中国有太多人都在参与VR生态格局,所以即使有两百人说不想投资内容,肯定还有另外一千人愿意投资。所以我觉得上面所说的这种态度其实并不是普遍存在的,HTC Vive中国区总裁Alvin Wang说他觉得内容投资不会冷却。在他看来,虽然投资者疑虑重重,他看到人们对整个产业链热情高涨:从软硬件再到内容发行方方面面。

PIG:有哪个中国创作的VR体验让你印象特别深刻?

KG:北京诺亦腾公司发布的Project Alice让我印象很深 – 这是一款混合现实体验产品,我手拿着一个酒吧凳,能感觉得它的重量还有形状,然后就能在VR数字世界中看到它。脑子也很清楚自己处在VR中,而且CGI渲染非常逼真。真的是太逼真了,感觉房间里没有映射到实物的东西都很危险,你看到什么东西,特别想坐下去,但是其实实物并不存在。后来我去了他们实验室,整个团队热情洋溢,就是那种最棒的VR实验室的感觉。这是一个阁楼空间,有3D打印机,用快速成型技术制造硬件,紧锣密鼓进行着。而且还有一个中年阿姨,用老牌缝纫机把塑料和氨纶纤维缝起来,做成全身衣服,每隔五米就有一台咖啡机。就单说这样充满活力和激情的工作环境就让我很受鼓舞。

pa北京诺亦腾Project Alice

PIG:由于缺乏真正的VR体验和真正的商业模式,西方也处在“幻想破灭低谷期”。中国是不是也会经历同样的历程呢?

KG:我的一些中国公司的朋友,不论是做内容开发还是做软件的,都跟我说2016年夏季找投资要比15年难多了。现在投资人都疑虑重重,不像以前那么愿意砸钱。但好处就在于,这也会把真正投身VR的人跟那些只是玩玩看的人区分开来,现在大家都可以退一步真的去想想VR的商业模式到底在哪里。现在大家都跟去年一样,火急火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已经有所收获。如果大家现在都开发软硬件,开发内容,却没有真正的发行渠道,没有产业链,那其实也只是夸夸其谈。

投资者也真的要去思考一下,是不是愿意打一场长久战。尤其是在中国很多投资者都急功近利,根本不现实。从开发到制作,再到后期,还有政府审批(中国一般要一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发行,只有到这时候才能开始有所收益。所以其实至少要等上一两年才能稍稍看到一点收入,要想获利就更有的等了。如果你不愿意等,那干脆别浪费自己的时间,也别浪费别人的时间。有人投钱的VR创意公司,一般想要快速获利的话,通常都会缩小创新的规模,先做一个难度不高、规模不大的产品,就是为了快速回本。

如果投资者真有胆量等一等,我觉得总会有回报的。我看到的是VR产业未来的潜力,所以我愿意参与,不是为了马上获利。不论是投资者,还是像我这样的制片人的角色,把钱投进去,想的都是项目是很有前景的。要真想做这一行,真的得有认真的态度,才能真的有成果。

OZ4A5066

PIG: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iAVRrc)是做什么的?

KG:我们就是做内容的,包括VR,AR,混合现实。我们就是想证明,中国人可以在中国打造中国内容,按照可行的方法,也是可以很有吸引力的。北京电影学院院长让我自由发挥,但是有两点原则:一是不论做什么都要体现中国文化,而且是促进作用,二是要包含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内容。听起来可能是我们要做一些说教内容,这样的话注定会失败。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我们其实是要打造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内容,但是要做到你在看的时候浑然不觉就吸收了。

新春快乐!

WechatIMG1

屁哥:春节快乐!

Pigman-CNY_CHN

Pigman-CNY2

皮艾吉新导演:Jonty Toosey

Jonty Toosey在自幼就对动态影像,录画和超八胶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后从伦敦的LIFS电影学校毕业后, 开始了他的导演生涯,为BBC,MTV、Discovery Channel和UKTV拍摄宣传片。
除了专业的广告作品外他还为Discovery Channel, National Geographic和France 5制作了一系列的人物纪实片。
在Jonty的广告作品中,他总是努力去创造一种真实的表现状态。他能在偶然发生的、毫无意料和安排、通常受到限制和控制的情况下捕捉画面。

他独特的拍摄风格获得了全球品牌的青睐, 如耐克、福特、宝马, 可口可乐, 立顿, 国泰航空,好时巧克力, 摩森啤酒和摩根船长朗姆酒。

他的作品赢得了众多国际广告奖项包括拍摄耐克+和摩森啤酒获得的戛纳广告节奖。

Jonty现居住于英国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