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G

从珠峰到后海,行者/导演赵峰访谈

哪怕新加坡终年热带气候,最高海拔也不过是163米,马来西亚出生的赵峰(Stefen Chow)年轻时还是把能找到的山都爬了一遍。 “对我来说,不是突然就爱上了大自然的。而是我当时觉得,山让你有机会发现自己,体会与他人的情感连结。在大都市里,我们并不是每天都有这样的机会,”赵导说。

© Stefen Chow

几次去喜马拉雅探险后,赵导在25岁那年迎来了“终极挑战”。母校新加坡国立大学资助了赵导及其团队,勇攀珠穆朗玛峰,作为百年校庆献礼。攀登路上,赵导不断地拍着照片,同时发觉山峰不是自己的唯一挚爱。“直到那一刻,我跟摄影的关系无非就是节假日、派对上拍几张,”他说。“但是一路爬上世界最高峰,用摄影记录下整个历程,让我觉得摄影有着更崇高的意义。”

© Stefen Chow

赵导凭借自己的珠峰作品集拿到了第一份平面摄影工作(薪酬微薄)。在拍了一年的选美小姐、学生活动、中年大妈之后,他决定搬到纽约去继续追寻自己的摄影梦想。赵导一边在夜校里打磨技艺,一边与《时代周刊》,《国家地理》,《新闻周刊》等杂志的编辑联系。在这里,他亲眼见证了纽约的新闻机构里,动态视频如何迅速地取代了平面摄影。也正是从那时起,赵导开始涉足拍电影。导演赵峰由此诞生。 我修了拍摄和电影文化的课,深入研究,所以很早就清楚如何将自己的静态摄影理念延展到录影上,“赵说到。

Stefen Chow

在纽约工作期间,赵导发现编辑们对中国和中国即将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非常痴迷。回到新加坡后,赵和女友林惠义(Huiyi Lin)讨论了眼前的选项,在交换了婚约誓言之后,两人就打包搬到了中国喧嚣的首都,北京。12年过去了,赵没有悔意:“中国仍旧是那么令人兴奋,“他说。“2020年只要采访,就很难不谈到疫情。但中国是眼下寥寥无几还在制作内容的市场之一。能身处其中,我很感恩。  

© Stefen Chow

赵的日常工作围绕着电影制作和摄影进行。他和两个孩子,还有妻子兼艺术合伙人林惠义仍旧住在北京。赵导的工作足迹遍布40个国家,横跨多种行业,他的镜头下有艺术家,明星,也有亿万富翁。 作为导演,赵导不愿意为自己的美学风格归类,但是他说开工前都要聆听自己的创作对象的想法。“我不会把太多东西投射到对方身上。我更想知道是什么触动他们,让他们从事现在的工作或者走上这条路的,“他说。“我一直认为照片和视频是观察他人生活的一个借口,这份工作就让我观察到了很多。”

© Stefen Chow

© Stefen Chow

  这许多观察中最知名的一个,就是加籍香港明星陈冠希。赵导有幸受邀为陈冠希和耐克Air Jordan的联名鞋款,拍摄一部纪录片风格的广告插播短片,但在工作中发现有许多掣肘,比如与这位大明星排定时间,以及客户对创作过程的掌控。虽然如此,了解创作对象是赵导的做事风格。“跟这样的人物打交道是有些压力,“他在一年后解释到。“但归根结底,怎样另辟蹊径,面对一个已经被众多影像多面呈现的人,挖掘出他新的一面?”最后,赵导成功地展现出陈冠希的真实——进取又坚忍,但在内心深处,还是一个质朴的喜欢Jordan的男孩。

 

Air Jordan X 陈冠希 © Stefen Chow

赵导发现中国的社交媒体和商业广告风格,正在加速向这样强调真实、“真我”转变。但十年之前,每一场拍摄还都要布置得精确无比,成片要修得完美无瑕才行。现在的消费者寻求的是真实感。“越来越多的中国品牌已经开始展现出更加真挚、有时甚至是脆弱的一面,“他说。“这样的故事能打动人心。” 除了商业拍摄之外,赵导还会抽时间跟经济学家妻子一起,作为“Chow&Lin”组合做一些个人艺术项目。夫妻俩屡获殊荣的艺术作品以统计学为手法,呼应社会议题,迄今已在三个大陆展出。展馆包括圣彼得堡隐士庐博物馆,芝加哥当代摄影博物馆,以及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博物馆等。

© Stefen Chow

赵导致力于不断地学习,随着行业潮流提升自己,比如2010年instagram面世,从此方格构图独霸天下,行业发生重大变化。赵希望能够一直成长到永远。“我很怕有一天开工,却发现自己没啥新的可学了,因为都知道了,”赵说。“如果有那一天,真得很可怕。那还谈什么继续做下去的激情啊?”  

 

© Stefen Chow 2020 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