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中国摔角界

中国职业摔角的崛起

五月的一天晚上,空气沉闷的令人窒息,70多个粉丝齐聚在重新改造的同志夜店里,大喊着,“You SUCK, you SUCK!” MKW(摔角王国)世界冠军Dalton Bragg在摔角场内徘徊着,透过他那黑眼圈,注视着那些用英语朝着他谩骂的中国人。他的胸前溅满了鲜血,气还没等喘匀,在几步之外,他就被大块头Big Sam拖起空中,摔倒在地。

“摔角是现代的莎士比亚”,Nikk Mitchell大吼着,他的声音穿过人群的叫喊声,穿过零零星星碰撞的身体。MKW为今晚的比赛选了四位摔角手。Nikk 是MKW的合伙管理人,他刚刚和裁判吵了一架,然后坐回到位子上。“现在的剧院都太骄傲自大了”,他大声喊道,“以前,这只不过是缺乏教养的地方而已。人们会朝着演员扔水果。世界上现在没有太多艺术形式像摔角比赛这样,观众的参与非常重要。就因为这,摔角才显得特殊。”

mk2-2073mk2-2086Dalton Bragg将Sam拷在台柱上,全面压制了自拍王的进攻,在一场三重威胁赛中保住了自己的MKW世界冠军。图片来自:Eric Garrison

努力去做,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在这里阐明一下,Mitchell所说的摔角其实是一种有故事情节,按照剧本编排的娱乐性艺术形式,它将竞技与表演结合起来,但是不知情的人往往会用“虚假”这样的字眼来嘲笑他们。这种体育娱乐的艺术形式20世纪中期缘起于美国,之后,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日本首当其冲,只不过日本更偏向于体育竞技的形式。新加坡、韩国、台湾以及香港都自称各自的摔角联赛很受大众欢迎也很纯正。

相比之下,中国则是一个沉睡的巨人,直到2004年摔角才露出端倪,当时,广东摔角手,人称“The Slam”,前往韩国磨练技能。回到东莞后,他搭建了移动性的职业摔角场地,训练了一批中国人才,之后这些人便成了中国摔角娱乐的一部分。这样的流动性舞台成为了CWE(中国摔角娱乐联盟)半常规赛现场表演的场地,也是在线电视节目的拍摄场地。

mk2-2050自拍王对Big Sam使出了攻击波。图片来自:Eric Garrison

接下来具有里程碑式时间是2013年10月,CNWWE(世界摔角娱乐联盟中国)邀请The Slam和国内外顶级摔角手齐聚重庆,计划上演四场现场比赛,并且向他们许诺,比赛投资很大,前景一片大好。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名叫Paul Wang,他不仅是一名超级摔角迷,而且还在美国生活过,梦想着建立中国的摔角联赛,与美国的WWE相媲美。但是Paul Wang最终把事情搞砸了(后续的推广也落空了),联赛还未开始就已化为泡影,摔角手不得不自己掏钱买机票返程回家。

在经历了多次错误的开始和零零散散的比赛后,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终于看到了情况的好转。2015年初,The Slam接到一通电话,在华美国人Adrian Gomez想要开展中国职业摔角推广活动,希望和他探讨合作。之前几个月,Gomez一直在联络中国的摔角群体,已经有一些摔角手愿意参与进来,所以MKW已打好基础。2015年7月,MKW首秀在东莞上演, 2015年冬,又有来自美国、英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摔角手齐聚一堂,一场更大型的比赛拉开了帷幕。

与此同时,中国最大摔角网站“摔角网”(ShuaiJiao.com)的创始人费五星也在筹划着建立中摔联盟。中摔联盟的海报宣传由高原出演,他和The Slam已分道扬镳,经历过重庆摔角赛事情之后,这位前摔角手现在和费五星团队展开了合作。近期上海的摔角比赛请来了MKW和CWE的摔角手,CWF也借此机会上演了首秀。

  mk2-3017mk2-3019 mk2-3022 mk2-3046上海CWF宣传活动中,日本摔跤手绘美樱与理绘的摔角比赛。图片来自:Eric Garrison

有中国特色的摔角

虽然,斥资6.5亿美元打造的WWE庞大项目在网上有大量的观看人群,但是实况比赛Smackdown至今只在中国举办过三次,主要是由于定期在现场举办比赛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令人生畏。

也正是WWE对中国的淡漠态度,使得国内的人有了觊觎的机会,打造了很有吸引力的线上线下内容。中国的观众都习惯了在线上看专业摔角比赛,如何吸引他们来看现场的肉搏成了最大的挑战。“(中国粉丝)知道会有现场比赛,但是还没真的参与进来”,MKW的Dalton Bragg如是说。

1524820748Big Sam与Royal Stu。Stu是wrestlezon.com的Royal Ramble专栏作家,同时也是Sam在上海CWF的经纪人。图片来自:Big Sam

Gomez指出,关键在于要创造一些粉丝可以感觉到与自身相关的人物,“只是模仿WWE的话,中国观众不会买账,这样的宣传不会成功……MKW想要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专业摔角比赛。”他解释说,“中国有56个民族,各有各的偶像……光这些就可以创作出很好的一台戏了……我看了《跑男》、《爸爸去哪儿》这些节目,这些元素都可以融入到专业摔角比赛中,吸引大量观众。”

Gomez并不担心会有竞争 – 毕竟,很多摔角手都同时参加很多节目 – 但是,他强调MKW所采用的这种以角色为主导的方法,正是他们的与众不同之处,“(CWF)真的非常喜欢日本风格……更像是一种传统的体育运动。但(我们)更注重讲故事。”

1572963715@chatroom_1463374904719_10MKW的自拍王与Nikk Mitchell(任事股东)俯视位于上海体育馆一家夜店的比赛场地。图片来自:Nikk Mitchell

摔角界的姚明

国内摔角比赛要想吸引中国观众的眼球,就必须得有超级明星。为了找到“摔角界的姚明”,日本IGF联盟于2013年在上海开展了柔道比赛,宣称,他们已经找到了未来的偶像王彬 – 一位来自安徽的20岁的体育教练。然而,中国的致命缺陷在于稀缺性:缺少摔角手(全国范围内可能只有20个),缺乏专业的训练设施,也缺少世界级的教练。正因如此,王彬被送到日本去训练,一如10年前The Slam前往韩国一样。Bragg解释说,“如果摔角手一周训练三次,一个月比赛一次,要比一年不参加何训练,一年就出场两次,要好上100倍。训练和比赛会拓展技能。参加比赛的话,摔角手就会真正去经历,而不是单纯的打三个动作而已。”

顾名思义,明星离了粉丝群体也就不能称之为明星了。而问题在于,在中国还没有哪一个比赛建立起了所需的粉丝基础。Bragg说,“想要保持地位,关键就是要让大家看到你。有的公司制作了这样的节目,在这六个月之内,我们可以看到摔角手的面孔。但是却留不住粉丝。这样肯定就不会成功。”

1572963715@chatroom_1463374633312_40左起:自拍王,Royal Stu,绘美樱,Dalton Bragg,理绘,Nikk Mitchell。图片来自:Nikk Mitchell

定期做这样的节目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一方面投资风险和金融风险很大,此外,Gomez解释说,“很难向老一代人解释这样的商业模式。找到合适的场地很难,因为场地老板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比赛。”尽管如此,在深圳CWF和内蒙古MKW相继举办摔角节目之后,发展势头很可能还会继续保持。

现在这些节目制作人还有很漫长且艰巨的路要走。他们与前人之间真正的差别在于,似乎他们对这种艺术形式充满了真正的热情。“比赛越多,我就会越来越爱上摔角,”MKW的Nikk Mitchell说道,“既然现在要努力打造出最好的摔角节目,我就要找到核心要素,让摔角成为广受大众欢迎又令人兴奋的节目。”

wrestlers3中国摔角界:9位来自中国职业联赛的著名选手

  • Mark Wilmott

    Really interesting piece

  • Samuel Burgess

    This is brilliant, thanks for writing this and the support you have shown to us and the other guys invol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