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VR产业立足几何?

Geiger-profile

中国VR产业频频登上头条,惹人关注,彭博社预估到2020年中国VR产业将达到85亿美元,这一数字广泛被人引用,而另一方面,中国也是首个把VR当做赚钱之道的国家。一些调查显示,中国消费者愿意每月掏出15美元观看好的内容。可问题在于现在好的内容相当缺乏,但这也恰恰是商机所在。

Kevin Geiger来到中国想要助力内容发展。他之前在迪士尼做CG,2008年来到北京参与项目制作和教学,后又担任迪士尼中国副总裁兼创意总监。一年多前,他创立了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iAVRrc),该中心背后的力量是著名学府北京电影学院,该中心专门打造VR和AR内容。除此之外,他还成立了魔力饺子 – 一家从事内容制作的公司,他也是LinkedIn的活跃用户,还在AWN(世界动漫网)写博文,也有自己的网络期刊,这个来自俄亥俄州的美国人,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动画和VR领域卓有力量的西方声音。

2016年底,Geiger跟我们一起分享了他对中国VR行业发展的看法。

image1

PIG:就传统媒体来说,中国一般都比其他国家要落后,但似乎说道VR,情况就不同了,你怎么看?

Kevin Geiger:在很多VR领域,中国都很超前。就发展势头来看,中国可谓当仁不让。再看现在软硬件的开发规模,中国也是首屈一指。但是,说道中国开发的软硬件水平,我觉得并不能说最好。中国也是紧紧追赶,但是照其他地方还是落后一步。中国的VR体验馆要比美国多多了。虽然好坏难说,但是确实无处不在。而且就VR内容开发来说,中国没有像其他地方一样有那么多人在做,水平上也比不了。西方的VR内容创业公司都在招募皮克斯、索尼、迪士尼、梦工厂的人才,但是中国没有这样的深度,而且内容投资已经很疲软,大家都想先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不会自己先一头扎进去。坦白讲中国也有很多局限,VR游戏内容的开发,也有一些法律法规限制,审批就要等上一到四个月。但想一下,一个创业公司等着游戏上线回本,根本就等不起。而且内容本身也要经过千锤百炼。政府审查让整个创意开发和制作的整体生态都不寒而栗,不仅仅是服务方面或者整个行业,最终整个文化环境都受到影响。

image2iAVRrc项目Story Forest

PIG:为什么内容投资要比硬件投资少呢?

KG:投资者都知道内容很重要。但是有这个心却没这个胆,都想保险起见,投资软硬件要比投资IP内容有把握多了 – 但是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投了钱没有收益,大可以卖掉软硬件,起码还可以收回一些成本,但是如果是IP的话就不行了。昨天我参加了一个活动,投资者都说对内容投资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我们不再做内容投资,主要投资硬件,然后希望内容开发可以使用我们的硬件。”听到有人这么直白地把这话说出来,我还真有点吃惊,当然这可能是因为我本是是做内容的缘故。我觉得这就像一种回归分析法,但我尊重别人的看法。

image3iAVRrc项目Hutong Hunt

PIG:你觉得这个人的说法是中国VR产业普遍的态度吗?

KG:但愿不是。一般投资者都是先觉得自己对什么都很了解,后来又觉得对什么都不够了解,先是很大胆,慢慢又想规避风险。中国有太多人都在参与VR生态格局,所以即使有两百人说不想投资内容,肯定还有另外一千人愿意投资。所以我觉得上面所说的这种态度其实并不是普遍存在的,HTC Vive中国区总裁Alvin Wang说他觉得内容投资不会冷却。在他看来,虽然投资者疑虑重重,他看到人们对整个产业链热情高涨:从软硬件再到内容发行方方面面。

PIG:有哪个中国创作的VR体验让你印象特别深刻?

KG:北京诺亦腾公司发布的Project Alice让我印象很深 – 这是一款混合现实体验产品,我手拿着一个酒吧凳,能感觉得它的重量还有形状,然后就能在VR数字世界中看到它。脑子也很清楚自己处在VR中,而且CGI渲染非常逼真。真的是太逼真了,感觉房间里没有映射到实物的东西都很危险,你看到什么东西,特别想坐下去,但是其实实物并不存在。后来我去了他们实验室,整个团队热情洋溢,就是那种最棒的VR实验室的感觉。这是一个阁楼空间,有3D打印机,用快速成型技术制造硬件,紧锣密鼓进行着。而且还有一个中年阿姨,用老牌缝纫机把塑料和氨纶纤维缝起来,做成全身衣服,每隔五米就有一台咖啡机。就单说这样充满活力和激情的工作环境就让我很受鼓舞。

pa北京诺亦腾Project Alice

PIG:由于缺乏真正的VR体验和真正的商业模式,西方也处在“幻想破灭低谷期”。中国是不是也会经历同样的历程呢?

KG:我的一些中国公司的朋友,不论是做内容开发还是做软件的,都跟我说2016年夏季找投资要比15年难多了。现在投资人都疑虑重重,不像以前那么愿意砸钱。但好处就在于,这也会把真正投身VR的人跟那些只是玩玩看的人区分开来,现在大家都可以退一步真的去想想VR的商业模式到底在哪里。现在大家都跟去年一样,火急火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已经有所收获。如果大家现在都开发软硬件,开发内容,却没有真正的发行渠道,没有产业链,那其实也只是夸夸其谈。

投资者也真的要去思考一下,是不是愿意打一场长久战。尤其是在中国很多投资者都急功近利,根本不现实。从开发到制作,再到后期,还有政府审批(中国一般要一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发行,只有到这时候才能开始有所收益。所以其实至少要等上一两年才能稍稍看到一点收入,要想获利就更有的等了。如果你不愿意等,那干脆别浪费自己的时间,也别浪费别人的时间。有人投钱的VR创意公司,一般想要快速获利的话,通常都会缩小创新的规模,先做一个难度不高、规模不大的产品,就是为了快速回本。

如果投资者真有胆量等一等,我觉得总会有回报的。我看到的是VR产业未来的潜力,所以我愿意参与,不是为了马上获利。不论是投资者,还是像我这样的制片人的角色,把钱投进去,想的都是项目是很有前景的。要真想做这一行,真的得有认真的态度,才能真的有成果。

OZ4A5066

PIG: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iAVRrc)是做什么的?

KG:我们就是做内容的,包括VR,AR,混合现实。我们就是想证明,中国人可以在中国打造中国内容,按照可行的方法,也是可以很有吸引力的。北京电影学院院长让我自由发挥,但是有两点原则:一是不论做什么都要体现中国文化,而且是促进作用,二是要包含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内容。听起来可能是我们要做一些说教内容,这样的话注定会失败。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我们其实是要打造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内容,但是要做到你在看的时候浑然不觉就吸收了。